安达出行 中国网约车领导者

违规从事城际拼车业务 嘀嗒出行被约谈

2020-03-16 17:19:26浏览量:175 标签:   城际拼车   城际专线   城际出行  

  北京市交通执法总队近日查实“嘀嗒出行”违规从事城际客运业务,第一时间对其进行了约谈,并要求嘀嗒出行关停相关业务。执法人员还发现“嘀嗒出行”未取得经营许可擅自从事网约车经营活动,依据相关规定予以15万元行政处罚。

  对此,《中国经营报》记者致电嘀嗒出行CEO宋中杰,其向记者表示,可以看看相关部门官网发布的内容,其他不予回复。

  在东南大学交通法治与发展研究中心执行主任顾大松看来,顺风车已被定性成为非商业盈利性质的行业,“虽然政府鼓励顺风车,但这个领域不能被当成主营商业盈利目标来做”。

  但宋中杰曾表示,未来希望公司从衍生业务中寻找最主要的收入来源。与出租车行业合作,把出租车车内车身做成广告平台,以广告收入分成增收。同时,出租车一定是移动电商的场景,特别是定制车货架的合理摆放也有想象空间。

  另外,嘀嗒出行近日“寻求融资计划上市”传言一直未被公司否认。但业内认为此次上市传闻更像是“烟幕弹”。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对本报记者说,嘀嗒出行业务受到疫情影响遭遇挑战,势必改变或动摇投资者对其的判断和预期,现在放出消息,有可能只是为了间接影响资本对公司的观感。

  被认定无网约车经营资质

  因疫情防控需要,为响应北京相关政府部门要求,嘀嗒出行也暂停审核北京市顺风车车主认证。

  经相关部门查实,“嘀嗒出行”平台违反北京市有关“疫情防控期间,暂停出入北京顺风车业务”的要求,北京市交通执法总队责令“嘀嗒出行”平台公司立即整改,关停该业务。

  嘀嗒出行公关人士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交通运输新业态协同监管部际联席会议办公室对嘀嗒出行进行了电话约谈,对平台公司的疫情防控工作提出新的要求。公司会坚决服从疫情防控大局。本次约谈前,已全面暂停进出京跨城相关业务。此外,因疫情防控需要,为响应北京相关政府部门要求,嘀嗒出行也暂停审核北京市顺风车车主认证。

  对此,《中国经营报》记者打开嘀嗒拼车看到,页面上仍可以选择跨城出行,但在点击出发时,页面小字显示“应疫情防控要求暂停本服务,请关注我们的恢复通知”。

  “滴滴顺风车重新上架后,我用嘀嗒就少了很多。”王波住在回龙观,而工作地点在亦庄,一直是顺风车的“重度用户”。

  “嘀嗒车少,加上顺风路费少,很难叫到车,即便叫到车了也有可能被叫加价。由此平台自动计算价格是75元左右吧,但是上车后会被要求加到100元。做了车主之后我也理解了,嘀嗒的路费少而且还要扣服务费,就剩不了多少。”王波偶尔 会去天津,会接跨城的单子,“跨城的路费嘀嗒要扣大概10%,包括乘客的感谢费”。后面王波就不敢接跨城的单子了。

  嘀嗒在接受《中国经营报》采访时表示,目前嘀嗒顺风车仅收取信息服务费,而不是按照固定比例进行抽佣。针对市内顺风车,信息服务费的平均值在1~3元左右,以北京为例,单人单程1~5公里收取1元,6~10公里收取1.5元,每增加5公里收取费用增加0.5元(不足5公里按5公里计算)。对于乘客给车主的感谢费,嘀嗒不会抽取任何费用,全部给到车主。

  顺风车行业对于跨城出行一直是敏感地带。对于顺风车在承接城际订单的整个过程,车主和乘客扮演什么角色,如何承担什么责任,在法律上一直是灰色地带。虽然政府鼓励顺风车,但对顺风车事故中的权责关系一直没有具体的阐述,因此顺风车业务都为行程购买保险,以期保障车主和乘客安全,以免惹火上身。

  对此,《中国经营报》记者在嘀嗒顺风车页面上看到,嘀嗒出行为城际顺风车做了最高保障额度300万元的保险,其中包括交通事故、意外受伤、意外身故等。保障方案可以看到,市内顺风车每人最高赔偿(含车主)为10万元。每次行程最高赔偿限额为30万元,相当于如果车中有4个人,每人能拿到的赔偿仅为7.5万元。

  早在去年11月,交通运输部、中央网信办、工业和信息化部、公安部、应急管理部和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六部门以交通运输新业态协同监管部际联席会议办公室名义,联合约谈滴滴出行、首汽约车、神州优车、曹操出行、美团出行、高德、嘀嗒出行、哈出行8家网约车顺风车平台公司。而约谈的事项之一,便是“符合顺风车本质”。

  相关部门表示,必须以驾驶员自身出行需求为前提,事先发布出行信息,由出行线路相同的拟合乘人员选择合乘车辆。顺风车行为必须不以营利为目的,仅与搭乘人员分摊部分出行成本或免费互助。严禁以顺风车名义从事非法营运,对每车每日的合乘次数要有一定限制,符合所在城市的交通出行常理。

  不过,这的确对顺风车业务的盈利带来了麻烦。去年7月,在滴滴顺风车开放日上,创始人程维表示,滴滴除了顺风车盈利以外代驾业务也在盈利,而滴滴这次的顺风车回归在试运营时“免收服务费”。嘀嗒出行则是一直收取部分服务费用。

  “出行做流量”嘀嗒上市待考

  此次上市传闻更像是“烟幕弹”,受到疫情影响,嘀嗒的出行业务遭遇挑战,势必改变或者动摇投资者对其的判断和预期,现在放出消息,有可能只是为了间接影响资本对公司的观感。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初有媒体披露,嘀嗒顺风车正在寻求3亿美元的融资,并希望之后上市时,市值能达到30亿美元。对这则市场传闻,嘀嗒出行方面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未予否认,但也未作进一步的评论。

  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指出,中概股对美股的吸引力大幅下降,而网约车整个概念就是以一种削弱整体管理控制力换取更低成本的业务,在安全、人员管理各方面都要经历考验。通过优步上市能看到,即便有无人驾驶和其他出行方面的更多延伸,其股价也表现欠佳,国内网约车企业更多是跑马圈地,美股资本能否追捧还需观望。

  在沈萌看来,此次上市传闻更像是“烟幕弹”。受到疫情影响,嘀嗒的出行业务遭遇挑战,势必改变或者动摇投资者对其的判断和预期,现在放出消息,有可能只是为了间接影响资本对公司的观感。

  2019年可以说是嘀嗒崛起年。在滴滴顺风车业务下架前,易观千帆数据显示,2018年4月,滴滴出行APP以1.14亿的月活排名第一,嘀嗒出行以675.02万月活占据第二。下架后,在2019年第三季度,滴滴出行与嘀嗒出行分别以11837.8万、1587.3万占据网约车市场季度活跃用户规模榜单第一名与第二名。相较于2018年4月的数据,嘀嗒出行的月活增长了135%。

  而根据媒体披露的消息,2020年,嘀嗒的目标是单量翻倍达到200万单,届时,嘀嗒将赴美上市。目前,嘀嗒顺风车业务已覆盖359座城市,拥有超过1.3亿用户、1500万车主。有媒体曝出数据显示,嘀嗒整体日订单量是100万单左右,其中顺风车日订单量在70万左右,而出租车业务的单量在30万单。在滴滴顺风车下架的一年中,嘀嗒的顺风车单量直接翻了10倍。

  随着订单量保障,嘀嗒的商业模式也逐渐清晰。在嘀嗒出行五周年相关活动上,宋中杰接受采访时表示,公司有广告业务、增值业务,已实现盈利;顺风车、出租车能覆盖出行市场95%用户需求。“我们是全球范围之内都盈利的公司,因为我们还有广告业务、增值业务,服务后市场有加油、维修保养、保险、车辆金融服务,新车、二手车买卖的对接通道。所以我们营收是多方面的。”

  这样的营收模式让人想到美团点评。通过美团点评财报各项业务数据可以看到,外卖是美团点评的“流量奶牛”,而真正的“现金奶牛”则是高毛利的酒旅业务。这种“羊毛出在猪身上”的商业模式已屡见不鲜。

  宋中杰介绍,目前与出租车行业合作在发展阶段,还没有收费,以后会有一些收费的设想。公司为巡游出租车行业通过网上通道带来新的客源与收入,会收取一些服务费。另外通过产品服务,推动出租车行业与司机师傅的收入,增收的部分也有一些服务费。

  “未来最主要的收入来源,希望更多是从衍生业务去寻找。比如与出租车行业合作,把出租车车内车身做成广告平台,广告收入分成进行增收,未来出租车一定是移动电商的场景,特别是定制车以后,货架合理的排放。这些衍生业务,不仅扩大出租车行业的延展业务的收入,同时可以获得我们相应的份额。”宋中杰表示。


更多网约车开发、网约车牌照、网约车运营、网约车政策信息可访问安达出行:www.andacx.com

本文内容来自互联网,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与本站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相关内容!